冬枣居士

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有人看过《年轻的教宗》吗?

  剧情已经忘得七七八八,号称教廷版的《纸牌屋》(不必认真),看的时候还认真思考过一些神学问题,榨干了天主教历史知识那点浅薄的脑浆,但是时间一长低俗本质水落石出,现在印象最深的只剩下裘德·洛的美,俊,魅力,随便哪个词,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吧,他对我就是男人中的伊丽莎白·泰勒,面包上的蔓越莓,也不用什么好剧本,看他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就足够就着吃下一份乏善可陈的点心,吃得心驰神荡,当然他的作品质量相当好。

  王尔德为这种美貌写过最好的注脚,见于《道林·格雷的画像》和作家自己昏了头的《自深深处》。智慧当然很重要啦,但智慧带来的魅力是后发的。写诗好难啊,搜肠刮肚,穷纠一字,以传千古,但诗性也没那么难找,抬眉细目,眼角迤斜,赏心悦目,得之矣,迷迭香。

  应该装个框把教宗裱起来,挂在文艺复兴壁画和夏加尔的画中间,他又神圣,又滥俗,又端庄,又轻浮,又坏,又狡猾,是个性冷淡的国王,还是个自以为是的孩子呢,总之,有精神变态的嫌疑。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