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枣居士

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私心念叨一下《默读》里很喜欢的周家兄弟。《默读》里的配角只是叙事意义上的,编织在紧锣密鼓的戏剧节奏中,单独摊开来都是一段惊心动魄、阴晴圆缺的人生。不肯放弃追查杀害女儿的凶手、也不愿再生一个孩子来弥补创伤的郭恒,带着心爱的女孩逃跑途中惨死的少年冯斌,从受害人变成加害人、罪恶滔天却溺爱儿女的张春龄,为了自己的“正义”不惮于牺牲一切的范思远……贤愚善恶情义名利,人之常情,人之恶性,人之自以为是,通通逃不过世道翻覆无常,又常常作茧自缚。实在敬佩P大见事见情的洞彻,草灰蛇线的功力,又有很深的人文关怀,我追p大的小说连载是可以攒的,倒少有迫不及待的心情,但成文之后之后可以反复看反复看,殊为难得。


  周怀瑾这个人物打动我的一瞬间,是他说“怀信是我胡乱抓住的救命稻草”,一下子,这对兄弟与其他无数家庭兄弟区分开来。他和周怀信的亲情,始于畸形的家庭关系下,周怀瑾极端恐惧着随时可能对自己下杀手的父亲,母亲产后抑郁无法沟通,也无力照顾次子,这个才读大学的青少年把婴儿放在身边照顾,“形影不离,有时候甚至会把自己的食物用勺子碾碎了喂他一两口”,寄希望于周峻茂就算想做什么,也得顾忌亲生儿子怀信。


兄弟俩相差将近十七岁,周怀信就是周怀瑾的小尾巴,他的成长是怎么样的呢?周怀瑾还没正式出场,只在旁人口中提起时,是“十项全能的大哥”,而周怀信看起来妖魔鬼怪,撒泼打滚,见面就往费渡怀里扑,不甚雅观,骆闻舟质问他时则说“我不知道,我只管画画,不懂家里那些事,你们找我大哥去说,反正我给他打过电话了”。


  第一遍看到这里,还揣测过豪门恩怨,兄弟阋墙,阴谋诡计等等狗血,第二遍,明白每个字都是真心实意的,恩怨有,阴谋也有,不过发自周小少爷身上,那些拙劣的谎言,都是为了维护周怀瑾罢了。周峻茂死了,周怀信一番做作哭天抢地,但小算盘明明白白,伤心应当有限,费渡说他是边缘人,可明明在周家人眼里,他其实是独生子,怎么会和父亲关系紧张呢?除了周峻茂面目可憎,有大哥和父亲互相抵触的缘故么?他怎么去做了一个画家的,是不是因为上面有一个立得住的周怀瑾,惯出他随心所欲?周怀瑾有没有斥责过弟弟的浪荡子做派,有没有担心过他麻杆一样的体格?还是因为自己个性太温和(战5渣)了,未能像老流氓骆队那样强行制服乱糟糟的小年轻?


  周怀瑾和费渡的身世有些相似之处,周峻茂应该没有变态到费承宇的地步,但他笼罩在儿子头顶的阴影更久——周怀瑾的手段性格远比费渡软弱,但他们一样是奋力反抗父辈,试图打破身上枷锁的人,“如果你心里也有一根从小长在心里的刺,你会因为害怕自己倾家荡产而不敢拔出它吗?钱、物质……对咱们这样的人,有时候真的没那么大的吸引力”。


  他彻底抛开家财名声,是从失去弟弟开始的。费渡问他周怀信对他来说是不是也是“身外之物”,言语诛心之术,在咱们费总身上算是登峰造极了。


  他得知了自己其实是周峻茂的亲生儿子,也没办法心安理得去做大少爷了,但也终于从前三十年惶惶不可终日的懦弱中挣脱出来——因为背上了亲人的血仇,这辈子不能不有一个交代。董晓晴正是想要一个交代,才带着刀来刺杀周怀瑾而误杀了周怀信,他却没有一个董晓晴可以报复了,之后一步步周旋,终于有幸捋清了真相来龙去脉。知道来龙去脉有什么用?失去的还是失去了,没有任何人可以补偿你,但,总算没有在命运的漩涡之中做一个糊涂鬼吧(此处艾特糊涂鬼源稚生)。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