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枣居士

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GGAD】热天午后

他浑不在意地戴着一顶女巫的宽檐帽以遮蔽烈日,淌进浅水蜿蜒的石滩,边缘翘起两条长长的鸟类羽毛,作为装饰的矢车菊摇摇曳曳。盖勒特先看到他扬起的ω形下巴,然后是漂亮得犯法的眼廓。炎热的风压弯辽阔田野的蒿草,钟楼精致的尖角如同谷穗,将要在扭曲蒸腾的空气中崩塌成沙,淹灭大地——届时他同盖勒特携行在文明的灰烬广漠上。太阳火焰在树梢上燃烧,在他红铜般的头发上燃烧,他的白罩衣披风老气横秋,但是下面伸出两条修长匀称的象牙色小腿,饱含某种异教神话的气质,似乎浸没脚踝的并非普通的山溪,而是不老泉。与斑驳阴影下投射的目光一同化作指向世界的冰雪利剑。他的腰窝完美,远比刊登在低俗杂志上的肉体性感,当他背对着德国男孩脱衣服的时候,盖勒特感到,魔法毕竟不能取代一切,比如说,他还是乐于看阿不思的手指解开纽扣,而不是用一个咒语叫它们通通滚到地上。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