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枣居士

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吴邪还是吴忌

金庸段子,all邪/瓶邪

他初时对张起灵、解雨臣、黑瞎子、黎簇四人似乎不分轩轾,但今日张起灵这一走,他才突然发觉,原来张起灵在他心中所占位置,毕竟与其余三人不同。

解雨臣听他这般说,轻声道:“那日在巴乃,我见你到那古楼去和他相会,便知你内心真正情爱之所系。只是我还痴心妄想,可以拉得你回心转意,实在⋯⋯实在⋯⋯那是万万不能的。”

吴邪歉然道:“小花,我对你一向敬重爱慕、心存感激,对黎簇是可怜他的遭遇、同情他的痴情,对瞎子是情不自禁的爱护,但对小哥却是⋯⋯却是铭心刻骨的兄弟情。”

解雨臣喃喃道:“铭心刻骨的兄弟情,铭心刻骨的兄弟。”顿了一顿,低声道:“吴邪,我对你可也是铭心刻骨的友情。你⋯⋯你难道不知道么?”

吴邪大是感动,握着他手,柔声道:“小花,我是知道的。你对我这番心意,今生今世,我不知要如何报答你才好。我⋯⋯我真是对你不起。”

解雨臣道:“你没对我不起,你一直待我很好。我问你:倘若张起灵此番不别而行,你永远找不到他了,倘若他给奸人害死了,倘若他对你变心,你⋯⋯你便如何?”

吴邪心中已难过了很久,听他这么说,再也忍耐不住,流下泪来,哽咽道:“我⋯⋯我不知道!总而言之,上天下地,我也非寻着他不可。寻他不着,我就去死!”

老子实在忍不住了,一定要发出来

评论(17)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