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枣居士

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楚路】花样

时间大概在从日本回来之后,北冰洋游轮前。


  楚子航站着,迟疑片刻,掀了掀路明非的头发,路明非一把圈住他的腰,喘了好一会儿,沸腾的呼吸才平静下来,平静了也不挪动,半死不活地扒住这根清秀的人形柱子。楚子航用自己换下来的衬衫给路明非擦发顶的雨水,“今天表现很好。”

  路明非发质软,接近后颈的地方发茬倒着长,黑得不是很正,和楚子航自己的头发截然不同。打湿了很服帖,黏在脸颊上,造型师精心打理过的发型也看不出来了,冰凉的发根下有暖烘烘的温度,像小熊猫。

  小熊猫按捺不住得意地一笑,竖起拇指,“今天我是全卡塞尔第二靓的仔,当然啦师兄你永远第一。”

  楚子航进大学以来第一次做后勤接应的工作,而没做前锋,担任先锋和狙击手的是路明非,说出去都没人信。但是总要给菜鸟机会积攒经验,楚子航是自己找了施耐德教授的关系,主动讨来这个任务的,表示要洗刷自己破坏计划独立行动的斑斑劣迹,导师难得表扬了他,不焦躁,成长了。其实楚子航是担心这废柴,亲自坐镇放心一点。没想到路明非进步巨大,称得上游刃有余,和印度裔走私犯缠斗的时候,楚子航还有空给师弟拍了几张照片,方便归档任务报告,飞溅的铁光如银蝶,相当倜傥。

  就是收集船舶公司的数据多花了一点时间,撤退的路线被堵了,差点没赶上返校车。

  路明非换衣服,楚子航去火车上的小储藏室找吃的,他们奔波了一夜,太阳已经快升起。从芝加哥到卡塞尔学院这段铁路的里程很短,有简易食品但是没有厨房,楚子航用君焰热了两杯牛奶,又煎鸡蛋。

  “吃水煮蛋还是煎蛋?”

  路明非模模糊糊的声音,“煎的。”

  沸水里那只蛋就归楚子航自己了。

  学生会腐败风气对路明非的侵蚀看起来是全方面的。这货骨架子懒散,形状取决于周围家具和容器的形状,在被各路格斗老师和精英教育捶打过以后,总算有了点样子,胸肌腹肌肩平背直,腰是腰腿是腿,穿西装不那么像服务员了。隔着几步,楚子航闻到路明非新换的衣服上有香,像一滴钢蓝色的墨水在空间中逸散开来,混血种敏感的嗅觉可以辨别每一个层次的变化。

  他把吐司煎蛋、火腿和牛奶放在路明非面前,蛋黄新鲜的冒着热气,一看就不是火车上储备的干粮,路明非抓了抓脑门,“拿这个蛋去仕兰中学论坛上拍卖,卡贷就能还上了……有师兄合影为证,童叟无欺,起步一百,上不封顶。”

  他果然摸出手机,对着餐盘拍了一张照片发送朋友圈,清晨熹微阳光和酒店套房一样的车厢,限定高中同学分组可见,“和楚师兄在去芝加哥的路上,帝国缔造者号Empire Builder”,大二时候楚子航露面给路明非解围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所以没人质疑或者开嘲讽,很快刷出几十条评论。路明非把手机屏幕扣在桌上,埋头吃起早饭。他吃得很珍惜,像一个没牙的老头子慢慢咀嚼。楚子航问,“你卡贷欠了多少钱?”

  “师兄要帮我还?”路明非抬起眼睛。

  楚子航默认,路明非心说他也太傻大方了,“多谢,不过用不着啦,师兄你快毕业了,用钱的地方多,本部专员的工资也不够发家致富的……不如教我写生物谱系学的论文?论文过了我的奖学金就能批下来。”

  他说完,马上感觉自己有点不见外,会长大人日理万机的,实习期出差杀人放火的同时还要兼顾毕业设计,狮心会的干部都见不到他几面,哪有闲管这种鸡毛蒜皮。

  楚子航不带犹豫的,“论文发一份邮件给我。”

  意料之中,师兄这人忒仗义,不知道拒绝两个字怎么说。路明非赶紧说道,“不用了真不用,刚才随便说说的,挂科不批奖学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作业而已,我找手下帮忙。”

  “恺撒毕业以后你就是学生会主席,要树立威严。”

  路明非从楚子航的话语里听出了某种语重心长,一缩脖子,楚子航很直白,“恺撒绩点低,毕竟没怎么挂科过,如果你总是找部下小弟问功课,又考不好,会很丢脸。”

  “我怎么知道老大会选我继承遗产……不是,当时真把我吓坏了。”

  楚子航摇摇头,“你大一的时候我邀请你加入狮心会,不就说过会把会长的位置给你?”

  “你是你,老大是老大嘛,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楚子航说,“生物谱系的论文发过来,我教你改,以后要是有作业实在做不出来,我帮你写。”

  路明非吃了一惊,他一直感觉楚子航是那种刚正不阿、从不作弊的人,竟然明示愿意代笔,楚子航手刚想往路明非脖子上落,顿了一下,转而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你最近很累的样子。”

  岂止累,是生不如死,学院为他定制了炼狱般的反人类训练计划,就好像往骨头里填曼德拉金属,相比之下出任务轻松仿佛度假。路明非说,“我也在执行部挂名了,师哥等我毕业,咱们还做搭档。”

  “你先去开路,混成大佬接着罩我,你去哪个分部我就去哪儿,争取不给师兄拖后腿。”他又说。

  楚子航笑了笑,“你没拖我后腿。”

  童子切和蜘蛛切,长的,简洁现代风的两柄小太刀,短的,两个箱子并排放在一起,很登对,路明非擦拭完沙漠之鹰,和弹夹一并收好。

  火车往前冲,脱离了积雨云的阴霾,冲进了阳光支离的红杉林,暗淡的光线中,小路先生的眼睛睁大了一点,因为他瘦了些,脸颊骨骼显出一些成熟气了,衣冠楚楚的衬托出冷冽锋利的感觉,但眼神乖得很,“学院春节放假来着,你回不回国?”

  妈妈会叫楚子航春节回家,楚子航自己倒不是很有所谓,“回。”

  路明非,“哦哦。”

  楚子航心里微微一动,“你回么?”

  “……”路明非挠了挠头,“不知道,回去要挨叔叔婶婶的骂,在学院里还有些好玩的活动,春节发红包这个习俗太适合老大发挥了,他想当所有人的爸爸。”

  “初一来我家拜年,我爸妈也会给你发红包的,”楚子航说,“见小孩子就塞。我订机票,跟我一起回去吧,还有我这一届的中学同聚会,去不去?你还欠我一次。”

  楚子航上次闯进路明非的同学聚会,给自己大大的长了脸,路明非琢磨着确实欠他一次,该还。但师兄给他做面子,自己去干嘛呢,专程丢楚子航的脸吗……?路明非精神一振,心说老子现在也是有排面的人了,布加迪威龙不好漂洋过海,搞一身高级行头却容易,扮演师兄的司机小弟毫无问题啊!“去去去,师兄做饭好吃,阿姨做饭一定更好吃,之前不是发邮件说去厨艺进修班了?苍蝇搓手,期待期待。”

  楚子航想起苏小妍的锅巴料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非常英俊地面瘫了。

 


评论(18)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