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枣居士

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一万一千零一夜

一个垃圾的三体AU,瓶(执剑人)/邪(面壁人)

序章

  第三次被警察及时解救的时候,吴邪感到事情正在起变化。

  他首先怀疑到自己的家庭,他的爷爷,曾是中国南方叱咤风云的人物。老太爷在长沙一带成名很早,早到三体不存在于公众的认知,人类科学腾飞的黄金年代似乎刚刚启程。但是,他父亲虽然是长子,却没有继承爷爷的任何事业,外星文明的存在一经证实,最先冲击的是社会生态和权力结构,末日之战真正降临的几百年前,思想上率先造成的动荡,已经使无数人陷入灭顶之灾,也使得吴老狗具有地位的那一个体系完全倾覆。

  到他老爹吴一穷,爷爷那一辈人极度忧患的状态已经不复存在,家庭中没有关心人类未来的氛围。父亲仅仅是一个研究地质学的学者,理论物理学陷入绝境,并不影响吴一穷的研究,岩石和矿物不会凭空消失,也不需要高度抽象的思维。吴邪大学选择了建筑学专业,多少有些受到老爸的影响,这些实实在在的材料、具有古典美的力学理论,似乎和时间、空间、远隔数百光年的敌人无关,是短暂生命中可以抓住的东西。

  有人谋杀自己,吴邪从常识判断,根本原因肯定来自于二叔或者三叔——三叔的可能性无限大于二叔,他在心里踢爆老狐狸的屁股,又不由担心吴三省惹了什么大麻烦。坐在警车里,他把车祸和枪击案前后思索了几遍,但当时的情况太惊险,应激反应导致他记住的细节很少。

  他心里的谜团和猜测方向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吴邪逼迫自己停下来——会想岔。最令他不解的一点,是保护他的人最初试图装作若无其事,让他以为自己遇上的都是意外,被当面拆穿的时候,胖警官有点吃惊。

  “你小子身手那么怂,没想到脑筋转得挺快。”

  武警待他态度相当客气,请他上车,装甲车驶向军用机场,吴邪知道,他已经失去人身自由,“我每个周末都回家,明天星期五,我不希望父母担心,一通电话来解释就够了,我不作任何反抗,唯有这一个要求,需要你们配合。你们对我的背景应该调查得很清楚,我二叔说不上多喜欢我,但毕竟只有一个侄子,我老爹要是急了,他也没办法,不管我被押在哪里,不管扣我的是哪个部门,你们都会有很大麻烦。”

  他一番话软硬兼施,胖警官却不以为然,“还是算了吧,如果一切顺利,没准这周结束之前你就可以回家看父母了,打了白打。”

  这周?吴邪皱了皱眉。一路上所有接触他的人,都像割了舌头一样安静、训练有素,唯有这个王胖子还会和他侃大山,甚至讲荤段子,一口京腔让他颇为亲切,想起北京长大的发小。不知不觉间,整个人就放松下来了。

  爷爷告诉过吴邪,真正老谋深算的人,根本不显出用脑子的样儿,看上去都挺随和挺单纯的,有人显得俗里俗气婆婆蚂妈,有人则大大咧咧没个正经……关键的关键,是让对手别把你当回事,让他们看不起你轻视你,觉得你碍不了事,像墙角的扫把一样可有可无,最高的境界是让他们根本注意不到你,就当你不存在,直到他们死在你手里前的一刹那才回过味来。据吴邪所知,爷爷就是他们那个体系中人缘最好、性格最豁达的人,养了很多狗,熟人管他叫狗五,至于用过的洋身份、官面上体面的名字,谁也不记得了,到现在,大家都只知道吴老狗。

  从一系列安全部署来看,胖子也有着和外表不符的缜密,不过,吴邪倒不觉得他有那么深的心机,“我们到底要去哪里,能不能给点提示?”

“实话说,胖爷我也迷瞪着,我就负责把你安全送到,下飞机,责任就从我这转移了,我还想问问,怎么什么邪门的事儿都让你赶上了呢。

  吴邪一听就有些忐忑,胖子救过他好几次,心理上有安全感,“谁来接手我啊?难道,是那个和你搭档的小哥?”

  胖子摇摇头,“应该不是,小哥我不熟,一起行动过几次而已,到现在还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他看穿吴邪的想法,安慰道,“总归比我更靠谱的人,放心,我虽然不负主要责任,但任务没结束,咱哥俩还在一块儿,保你小命。”

  吴邪还是很紧张,对着胖子笑了一笑,“能抽烟么?”

  胖子潇洒地一挥手,“专机,请便。”

  吴邪乘坐的飞机越过海岸时,在他一万米的下方,六万吨级的巨轮和内部所有生物被固定在水道两岸的纳米丝切成两段,解体成为复杂的形状,河面上油膜色彩斑斓,直升机群大量喷洒灭火器。执行人计划严密,有条不紊,像蚁群搬运食物,一个小时内,船舱中的电脑主机抢救完成,信息解读开始。

  这么多年,张海客以为已经没有任何事情能给他真正的震撼了。真相极其复杂,结论又非常简单,他对着浩缈的江涛,点上了一支烟,仿佛迎接注定沦亡的道路,铅灰色,血色,青铜深沉的光。他模仿另一个人吸烟的习惯,但烟草从未给过他真正的吸引力,这是第一次尝出尼古丁的层次,他知道,这源于内心的虚弱。

  他的妹妹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清扫本部,接下来可以去把族长找回来了。”

  张海客摇摇头,“最大的目标,是留存。”

  张海杏一愣,“可是没有族长,核心信息破解不出。”

  张起灵也许早就知道了,张海客心想。

  “族长有更重要的事要完成,我们的使命,是留存。”张海客说,向着山隙间的越野车走去,感到头顶星空无比的沉重。

* 一切荣光归于大刘,此篇不算同人创作,最多是瓶邪党看《三体》的阅读发散。
*序章不代表有很长的后续
*汪家人在任何AU里都是最神经病的恶劣团伙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