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枣居士

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读欧阳询的《用笔论》,居然读得满脑子小三爷,烦小三爷往边挪一挪给脑子腾个地儿好吗,再这样下去我要发出黎簇的声音,骂你耍流氓了。

“徘徊俯仰,容与风流。刚则铁画,媚若银钩。壮则口吻而口口,丽则绮靡而消遒。若枯松之卧高岭。类巨石之偃鸿沟。同鸾凤之鼓舞,等鸳鸯之沉浮……隐隐轸轸,譬河汉之出众星,昆冈之出珍宝”

吴邪之趣,信然可珍。

评论(4)

热度(181)